您现在的位置: 深圳政协网首页 > 深圳文史 > 第四辑 > 

蒋氏夫妇二三事

来源:莫名发布时间:2013-04-24

    我的家翁刘番将军是原国民党军队高级将领,上将军衔,黄埔一期,长期追随蒋介石父子,现年98岁,至今健在。近年来,家翁濒繁往返海峡两岸,主张祖国统一,在大陆投资办学,并多次告诉我蒋介石先生的旧闻轶事,现将我的亲闻记述为下:

    往事如烟,随着国民党在台湾的下野,显赫一时的蒋家王朝已乘风远去,但其具有传奇色彩的往事,却依然有许许多多让人解不开的谜。自古以来政治领袖和公众人物的生与死、爱与恨,都是人们永远的话题。

    一道黄色救命符

    蒋介石非常喜爱《易经》,他的一生深受《易经》的影响。蒋介石的座右?quot;是非审之于己,毁誉任之于人,得失取之于数",就来自于《易经》。

    为蒋介石工作过二十多年的侍卫总队长宓熙,曾多次说起跟随蒋介石前往寺庙求神拜佛的事。最令人啧啧称奇和记忆犹新的是一九二六年的南昌之战。当时,蒋介石的总司令部设在离南昌三十多里的牛行车站。车站不远处有一座香火鼎盛的关帝庙,据说许愿求签都挺灵验。更有人说庙里的老住持是得道高僧,因此多年来香客络绎不绝。蒋介石听说后决定去看看。

    这一天的黄昏时分,蒋介石一行五人换上便装向关帝庙走去。红砖青瓦的关帝庙周围古松环抱,太阳的余辉把所有的一切都染成了古铜色,让人觉得似乎跨入了一个庄严、肃穆、神秘的殿堂。时任参谋长的白崇禧陪同蒋介石走在前面,宓熙带着两名侍卫跟在后边,蒋介石还未及步入大雄宝殿正门,就见一位高大清瘦、双手合十的老者快步走向大门口迎候了。

    老住持果然名不虚传,长须冉冉,慈眉善目,鹤发童颜,一身褚色布衣裤。见到蒋介石等人后,不卑不亢,用手势将客人请入大殿。

    蒋介石示意众人止步,独自一人走向大殿的香案,从签筒里随意地抽出一只竹签,面带微笑,很恭敬地双手将签递给老住持。老住持看过后,再递给蒋介石。原来,竹签上刻是一首唐代诗人刘禹锡的七绝,诗名叫《石头城》。"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莫回。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蒋介石接签在手,反复看了几遍,仍不解其意,沉思了下,拱手请老住持解签。

    老住持再次接过竹签后,压低声音问道:"施主可是要问战事?"蒋介石点点头,脸上闪过一丝惊讶。"施主可是蒋总司令吗?""正是",蒋介石回答的声音很低沉。老住持一脸凝重为蒋介石解签。蒋介石则满心诧异,真可惜了我们的这身打扮,此高僧竟知我是何方神圣。

    "诗的前两句是说施主的战事大吉大利,后两句是说淮水与长江相交形成剪刀之势,对方很可能利用这一点进行反击。如果我的推测不错,这句'夜深还过女墙来'是此签关键,可能会应验在今夜,请施主切记!切记!"说罢,老住持又用毛笔在一张黄色小纸头上写了一行字,交给蒋介石,蒋介石接过去以后,看了又看,也许是要待墨迹干了吧,还是对老住持半信半疑,又或者是深信不疑,随行的人一时无从猜测。

    蒋介石思忖了一会儿,转身命人给了老住持两百银元做香火钱,又小心翼翼地装好小纸头,向关帝几拜后,就匆匆离去。

    蒋介石从关帝庙回到司令部后,除通知警戒部队准备打仗之外,又火速调集了两个团的兵力,埋伏在司令部周围,并命令司令部的各卫队进入高度戒备,随时准备战斗。待蒋介石部署完毕,自忖司令部固若金汤时,时针已指向十一点了。

    此时,军阀孙传芳手下的师长卢香亭,已派了近三个团的兵力,从南昌城内的地下隧道爬出城外,准备向牛行车站的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发动偷袭。半夜时分枪声大作,战斗空前激烈,双方死伤严重。蒋介石的警戒部队和卫队有百余人阵亡,蒋自己的正副卫队长都受了伤,白崇禧的卫队长中弹身亡。北洋军死伤千余人,其余四散逃走。由于蒋介石的成功部署,国民革命军在南昌城外打了一个漂亮的歼灭战。

    激战过后,白崇禧命人找来被俘的卢香亭的二团团长李仁良审问。李供出此次的伏击任务是为大规模反击做准备,端掉司令部的目的是切断国民革命军的后路。白崇禧把审讯笔录交给蒋介石看后,蒋介石从上衣口袋中取出那张黄色的小纸头,叫白崇禧自己看。只见上面用苍劲有力的柳体写着八个字?quot;夜半偷袭,切断后路。"白看后不由脱口而出:"真是一道救命符啊。"

    夺命车祸猛如虎

    蒋介石在台北的士林宫邸座落在绿水青山中,郁郁葱葱的林木巧妙地遮掩着一个集军政指挥、安全保障于一体的豪华城堡。除了官邸周围的山林里设有军事掩体、备战工事以及四通八达的地下通道外,台湾的立法机构还专门为蒋府官邸制定了一套"总统府组织法"。该组织法中的第十八条明确规定:总统府设置侍卫长中将一人、副侍卫长少将三人、上中少校侍从武官四人、上中少校侍卫官十六人、书记官两人、事务官两人至四人……。按照这个规定,蒋府官邸的法定侍卫人员共一百一十五人。实际上远远超过此数,仅守卫官邸的就有一个含装甲卫队在内的宪兵营,警戒部队大约是一个加强连,总兵力达八百人之多。

    侍卫人员上岗均身着防弹衣,手持微型冲锋枪,随身携带小型无线电通讯设备。后期官邸附近更配置了数台防空雷达,所有飞机未经许可不得飞越官邸上空。蒋府侍卫由情报局在三军中精挑细选出来后,要经过严格政审、特别训练才可以进入蒋府官邸工作。这些人一旦进人蒋府后,为保守机窑,便很少再与家人联络。因此蒋府官邸和蒋氏伉俪的生活情况就变得更加神秘了。在一般人的心目中,神秘与安全是成正比的,这就是多年以来,军方一直不愿意触动的老蒋之死源于车祸的真正原因。

    蒋介石晚年生活简单,对家乡的菜肴情有独钟,总是厨房做什么就吃什么,从不挑剔。蒋介石最喜欢喝鸡汤,也常吃浙江特产盐渍笋和芝麻酱。早上是点心类,中午晚上是三荤两素,或者是三素两荤,一般是五道菜。夫人宋美龄则经常吃西餐。蒋介石喜欢白天活动,生活十分规律,9点左右吃过早餐后就浏览当天的报纸、看看书,有时也到夫人的画室去看夫人作画。蒋夫人喜欢晚上活动,尤其喜欢看电影,经常一吃完晚饭就叫人放电影。蒋介石也和夫人一起看,但往往刚看了一半,蒋介石就喊?quot;好!""停!"开灯,然后起身上楼睡觉。难怪蒋介石的近身侍卫自我调侃说,几年来从没有看过一部完整的电影了。

    不管安全防卫的系数有多高,意料之外的事却是难以幸免的。

    台湾的七月,是一个潮湿炎热的季节。每年这个时候,蒋介石夫妇就会从士林官邸迁往阳明山官邸避暑。必经之路--仰光大道是台北最高级的一条公路,除了部分路段山势陡峭之外,路面情况良好。一九六九年七月的一天下午,风和日丽,蒋介石的车队从士林方向行驶,在通过仰光大道的弯道时,行驶在最前面的前导车虽然看到了路边公路局的班车正在站牌处上下人。却未看到该公车后面有一辆军用吉普,最让人始料不及的是这辆不知死活的吉普车,竟突然从公车后面钻出来强行超越公路局的班车,待前导车发现吉普车迎面撞来时立即刹车,紧随前导车的蒋座驾砰地一声撞向了前导车的车尾,还好,蒋座驾后的随行一号没有跟着尾追撞上去。

    在车祸发生的一刹那,蒋介石连人带拐杖撞向前面的挡风玻璃,胸部当场遭到重创。坐在蒋介石左侧的宋美龄双腿也受了轻伤,现场一片混乱,蒋介石夫妇立即被送往医院急救。蒋介石的快速反应宪兵营迅速封锁了道路,同时各有关方面也对外封锁了车祸的真相。肇事的军用吉普中的是一名陆军少将,他虽然保住了性命,但也因此而丢了官,并受到了军纪处分。随后各大报章都以有惊无险为题作了报道。凶猛如虎的车祸彻底摧垮了蒋介石的健康,他那受到外压重创的肺脏已经发炎,而且开始出现心跳停博,祷龊螅槭慕】底纯鲈嚼丛讲睢N税哺裥模砘贾夭〉慕槭故乔看蚓瘢群笏拇纬鱿诨疃蛟诠诔『下睹妫韵窦浞追籽镅锏母髦执Р狻?

    在医生的建议下,蒋介石住进了荣民总医院长期治疗。这时的蒋介石眼窝深陷,脸庞消瘦,右手严重萎缩,双腿也逐渐不能自由行动了。尽管如此,真正的致命伤仍是他的肺脏毛病,而肺脏的创伤是由车祸引起的,多年来,这一点都没有很明确的对民众公布过。不管当时是出于哪一方面的考虑,蒋介石的病逝消息还是比其它原因更容易使人接受。

    一九七四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蒋介石返回士林官邸,与夫人和儿孙们度过了一个幸福、快乐的圣诞节,这个圣诞节是他一生中度过的最后一个圣诞节。

    一九七五年三月,蒋夫人特别延请了美国的名医到台湾会诊,看过病情之后,美方医生决定为蒋做肺脏穿刺手术。手术是相当成功的,医生为蒋介石抽出了约三百毫升脏水。由于蒋介石已经八十九岁高龄,免疫力低下,手术的后遗症接踵而至。先是体温骤升,接着出现血尿,手术后老蒋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最令医疗小组无可奈何的是老蒋的心脏停博率愈来愈高,间隔时间也愈来愈短。

    一九七五年四月五日晚上八时五十五分,蒋介石进入了睡眠状态,医护人员突然看到心电图上的曲线变成了一条白色直线,再行抢救之时已回天无术。从此一个重要的历史人物在梦中为自己的生命划上了一道浓重的休止符。


    一代风流宋美龄

    宋美龄与蒋介石风雨同舟共同生活了五十年。如今,蒋家繁华落尽,风光不再,洗去铅华的蒋氏夫人宋美龄刚刚在美国渡过了她一百零四岁的诞辰,这位横跨三个世纪的传奇人物,伴随着中国走过了漫长动荡和风雨飘摇的岁月。

    一九二二年,年轻美丽动人的宋美龄与英姿勃发的青年才俊蒋介石在孙中山的寓所里邂逅了,两人的目光久久的交织在一起,难舍难分。宋美龄对大姐蔼龄说:"我第一次看到他时就有一种美好的预感,他有一双黑不见底的明亮眼睛,令人心动。而且,我觉得他是个英雄……。"此时的蒋介石则一头坠入情网,他在给宋美龄的情书中写道:"功业宛如幻梦,独对女士之才华容德恋恋终不能忘,但不知举世所弃之下野武人,女士视之,谓如何耳?"蒋介石像个渴望丘比特箭射中自己心脏的大男孩一样,正焦急、羞涩、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宋美龄拉动爱的弯弓。

    为了迎娶宋美龄过门,蒋介石忍痛割爱连哄带骗把当时的妻子陈洁如送往美国。为了获得宋美龄的芳心,蒋介石正式入教受洗,成为基督教徒。一九二七年十二月,风流倜傥的蒋介石终于可以抱得美人归,与才貌双全的宋美龄在上海滩美淇大饭店举行了盛大的世纪婚礼。

    时至今天,人们仍然认为这桩轰动全球的婚姻是各取所需的政治结合。而当时的蒋宋联姻也立竿见影地显现了宋家因此更上一层楼的效果。深诸国际政治,精通外语的宋美龄魅力四射,在世界舞台的风云际会中,外交手腕灵活,才气过人,聪慧灵敏,被国际媒体追捧为最美丽、最能干的中国第一夫人,蒋介石的事业也确实借助了蒋夫人的鼎力支持。多年来流传的宋家三朵金花所谓:大金花爱钱;二金花爱国;三金花爱权的说法似乎深得人心。

    风情万种的蒋夫人自有其温柔的一面。有一次。宋美龄陪同蒋介石到空军基地视察,基于空军军事力量关乎蒋的生死存亡,蒋夫人为表示对飞行员的关爱和鼓励,特别与优秀飞行员握手拥抱。飞行员毕竟也是热血男儿,一名叫陈海风的飞行员在蒋夫人走向他的时候,竟忘乎所以的冲出来,在众目睽睽之下,先是紧紧拥抱夫人,接着一次又一次的亲吻夫人的纤纤玉手,令在场的官兵目瞪口呆,不知如何是好。幸亏宋美龄沉着冷静,抽回双手之后,轻轻拍拍陈海风的肩膀,叫他返回队列。

    回到士林官邸后,蒋介石命侍卫长找陈海风来向夫人赔罪。陈海风长相英俊,是个很有才干的年轻飞行员。蒋介石责问陈海风,"你为什么会对夫人做出这种轻率的举动。"陈海风"啪"的一个立正说:"夫人太美了!"蒋介石听了又好气又好笑,再看陈海风一脸的率真无邪,蒋介石竟然宽恕了他。蒋夫人更亲自打电话到空军司令部,交代不要难为陈海风。这一天下午,蒋夫人把陈海风留在身边,两个人谈天说地,客厅里不断传出夫人愉快的笑声。陈海风还非常荣幸地与夫人共进了晚餐,临走时,夫人又赠给他一支金笔做纪念。

    由于蒋夫人的关心,陈海风提升的很快,真可谓因祸得福。不过,陈海风的举动风险极大,弄不好是会掉脑袋的,治他一个"大不敬"罪的话,就要吃枪子了。

    宋美龄的个人魅力在美国政坛上发挥到了极致,与一些政治家的交往,常常是既有政治上男枨螅钟懈鋈说奈ΑR痪潘摹鹉辏拦匏垢W芡撑商厥刮露隆ね鍪怪泄笔钡慕槭庇谇笤谥厍煺诺平岵剩械阑队芡程厥埂2还馕蛔芡程厥共⒉惶炖辖那椋炊越蛉朔滞馊嚷纾⑸钌畹乇凰蟾隽饺怂降溺澄拧K蚊懒涑鱿淮喂诨疃保钩系厮担"威尔基先生是一位非常撩人心弦的男子。"威尔基临走时也恋恋不舍地说:"数日盘桓,备受优待,深感如对家人。"

    当美国总统特使的艳事传到罗斯福总统耳中的时候,正值宋美龄出访美国。罗斯福笑着"责怪"蒋夫人,你的吸引力太大了,我的特使都被你迷住了。蒋夫人笑着回答说:"不是我的吸引力大,实在是威尔基先生具有一个大男孩所有的情绪反应。"蒋夫人把年已四十八岁的威尔基比作"大男孩子",使罗斯福大感兴趣,再三坚持让蒋夫人评论一下年过六旬的自己,蒋夫人见支吾敷衍都过不了关,只好说:"总统先生,您很老练。"罗斯福听后开怀大笑。

    晚年的宋美龄在谈到感情问题的时候说:"我年轻的时候跟所有人一样,把爱情的位置摆的很高,也多次尝试接触爱情。自从进入政治圈子之后,就把责任感放在第一位了。"(本文作者是深圳市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

编辑:田小静